文/圖 羊城晚報記者 尹安學
  {近日,一個叫彭幫懷的老師,瞬間聞名全國,因為他發現,人民教育出版社新版初一語文課本有37處錯誤,甚至把“勸慰”寫成“權威”,懷疑是用拼音輸入時造成的低級差錯。
  輿論嘩然,人教社十分罕見地道歉,連他自己也有點沒想到,因為,他當教材“啄木鳥”已有6年,以前他曾多次反映教材差錯都無人理睬,他為此甚至告到法院,遭遇過種種艱辛。
  22日,彭幫懷接受了羊城晚報的專訪。 }
  接受道歉後仍要告人教社
  羊城晚報:人教社在官網道歉後這幾個星期,事情有什麼進展?
  彭幫懷:我投訴的是彩色版人教社《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·語文(七年級上冊)》,這是新版本語文教材,隨著七年級學生的升級,不斷更新教材。
  道歉信發出幾天后,很多權威媒體都做了報道,人教社派3名同志來鄭州,接我去北京,到人教社總部,與該社領導座談,他們反覆道歉、解釋原因,說這是工作失誤,要改進。
  12月17日,我收到了人教社寄來的幾份材料:一份是《勘誤表》,上面列出了6處差錯;一份是人教社發給全國使用這套教材的學校的《致歉信》,希望學校能配合,將《勘誤表》轉發給相關老師。
  人教社社辦也給我寫了一封親筆信,信中表示,正統計需要印發《勘誤表》的具體數量,確保使用教材的所有任課老師人手一份。
  上周,我兒子讀書的學校,已經收到《勘誤表》了。
  羊城晚報:對人教社的做法,是否滿意?
  彭幫懷:我反映教材差錯已有6年,當“啄木鳥”很難。這次人教社的做法,是積極的,我很高興。但我認為,只有道歉是不夠的,應該將勘誤表發到每個學生手中。現在已經發到每個語文老師手中,也很不錯了。
  不過,我仍然會堅持狀告人教社。
  發現40處差錯僅糾正6處
  羊城晚報:為什麼堅持告?
  彭幫懷:因為這本教材差錯真的太離譜了,錯得難以想象。為了千萬青少年,必須告!
  就這一本教材,我之前發現了37處差錯,最近輔導學生,又發現了3處差錯,共有40處差錯,有錯別字、有常識性差錯、有前後矛盾,也有語法錯誤。
  羊城晚報:為什麼人教社發的《勘誤表》只糾正了6處?
  彭幫懷:這是我最不滿意的地方!人教社只糾正了最明顯的差錯,比如將“沐浴”的“沐”字寫成了“沭”。這種差錯,一般人都能看得出來,人教社就改了,其他語法、常識差錯,他們覺得有爭議,至今不改。
  比如,教材第67頁註釋中,說“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,復稱北京”。“復稱”的意思是,恢復之前的稱呼嘛,但“北京”是新起的名字啊,1949年9月21日召開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,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定都北平,北平改名北京,也不說“復稱北京”。
  又如第77頁中說“溪水因枯涸見石更清冽”,說溪水“清澈”時應是三點水的“洌”,表達寒冷時如“寒風凜冽”時才用兩點水的“冽”。
  曾被學生用錯誤教材“糾錯”
  羊城晚報:你是怎麼變成教材“啄木鳥”的?
  彭幫懷:我碩士畢業後,在大學兼職教書,閑暇時間,就辦了一個作文輔導班。有次給學生講解時,指著一位學生的作文說,把前引號和文字放在一個方格中,是標點符號使用錯誤。這名學生隨即拿出了語文課本,指著裡面的一句話說:“書上就是這樣寫的!”
  我很驚訝,連忙拿起學生的課本看,果然,在書中“作文書寫示範文本”中,確實將引號、文字放在了一個格子里。
  我對文字、語法、標點符號等研究較多,自以為很懂。當著很多學生的面,被學生“糾錯”,我很尷尬,但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說。作為一名老師,要維護教材的權威,要讓大家信教材,否則孩子們會不愛學習。
  我也想起,我讀小學時,語文教師把“上諫”讀成“上柬”,把“瞠目結舌”讀成“堂目結舌”,我也曾相信“權威”,導致這些錯誤讀法一直到讀大學才慢慢糾正,被同學嘲笑多次。所以現在我既然發現了這些錯誤,就不能允許它繼續存在。
  11次告教材錯誤沒贏一次
  羊城晚報:教材出錯,該找誰呢?
  彭幫懷:我開始以為,這事很簡單,有錯必改嘛,這是教育、知識界的事情,又不涉及恩怨情仇。
  我曾發現江蘇教育出版社的一本教材上有68處差錯,就立即寫信到出版社,沒回音。打電話過去,經過多次轉接,一位編輯很不耐煩,說我指出的錯誤不是錯誤,只是認識上的不同,都有爭議。
  我很生氣,寫信到教育部,最後教育部行政覆議辦公室回函說:出版物的有關內容是否存在差錯,應當由有關主管部門或者機構進行鑒定、處理。你們反映的有關問題,我們已經轉請有關教材審定機構研究處理。你們也可以通過其他途徑,直接向有關教材審定機構或者出版單位反映有關問題。
  找誰去審定這教材是否用法不當呢?教材審定委員會是個臨時機構;找到國家語委,工作人員也說,他們一般不對個人審定教材。明知道課本里有問題,可就是找不到權威機構鑒定,我氣不過,就想,乾脆去法院起訴。
  羊城晚報:找不到機構鑒定,到法院起訴也沒用啊。
  彭幫懷:起訴當然不順利,6年來,我為教材告了11次,有8次根本就不被法院受理;有3次法院判決了,都是我敗訴。
  羊城晚報:這次還要繼續告人教社?
  彭幫懷:以前敗訴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沒有機構鑒定,現在人教社已認錯,看你法院怎麼判。
  被罵過無聊自認為有意義
  羊城晚報:看了你指出的40處差錯,感覺有些是可改可不改的。
  彭幫懷:全國接受義務教育的學生上億人,很多省份使用人教社教材,超7成,數目巨大。對孩子來講,沒有哪本書像教材一樣,要反覆閱讀,重覆使用,特別是農村孩子,可讀的書少,教材是他們瞭解世界的主要甚至唯一窗口,多重要啊!
  書是人編的,有差錯很正常,按我國《圖書質量管理規定》的規定,差錯率不超過1/10000的圖書,編校質量屬合格。但教材太重要了,最好是零差錯,以給孩子更好的教育。
  從這個角度來講,說我“吹毛求疵”,我認了,我希望這輩子就跟教材杠上,不斷給教材挑刺。即使有人罵我,說我很無聊,我也會覺得很光榮,我覺得這事做得很有意義。
  羊城晚報:你覺得一直權威的教材,為何會出現低級差錯?
  彭幫懷:20年前使用的教材,是沒有這些差錯的。2000年後,教材版本增多,錯誤開始多起來,連人教社這麼權威的機構,編寫的教材都能出現這種差錯,很多人跟我一樣驚訝,也有些失望。
  羊城晚報:怎麼減少這種差錯?
  彭幫懷:現在教材版本很多,強調編者的責任心是必要的,但應該強化問責,不僅是出版社內部問責,應該由教育主管部門問責。差錯太多後,應該實行教材召回制度。
  尹安學  (原標題:教材出錯)
創作者介紹

心想事成

jmitc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